©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法式静悄悄(一发完)

普通人AU,演员梗。他们在合作的影片里分别扮演美国队长和钢铁侠。

史蒂夫刚崭露头角,而托尼是好莱坞巨星,你们懂的~


《法式静悄悄》


最初的一次发生在克林特的生日派对上。

那天大家都在,包括导演寇森和编剧尼克弗瑞。史蒂夫新拿了个奖,而大家都在打趣他,一来二去就喝成了个半晕。

他跑去有窗的地方深呼吸,好位子都被吸烟的家伙占了,最后他只能一个人爬上天台。

不同于电影里,此刻复仇者大厦的露台放满了仪器,灯光在身后,把它们衬托成一个个立正的大兵。史蒂夫喜欢这里,不仅因为从这儿可以俯瞰好莱坞,更因为这地方在开拍时属于托尼。

他喜欢托尼,没人不喜欢。可他的喜欢里带着糟糕的独占欲。史蒂夫罗杰斯,你成了个荒唐的暗恋别人的小伙子了,他打心眼里吐槽自己。

“嘿。”好听的嗓音,好听的脚步声,来自地球上独一无二的托尼。史蒂夫不知道这儿的风究竟有什么魔法,他感谢这个。

托尼穿着酒红色的衬衫,打着个酒红色的条纹领带,那双眼睛没了墨镜的遮蔽,好像也是酒红色的。史蒂夫认为自己需要呼吸机。

“恭喜你,”托尼的嘴唇亮亮的,说话时睫毛的梢部在发光,“我看了颁奖典礼,你的奖拿得实至名归,什么来着,美利坚最辣男演员?”

“最佳动作男演员,”史蒂夫的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天哪,你听见了我的感言。”

托尼眨了眨眼睛:“所以那些话是真的吗?”

史蒂夫控制着鼻子里的二氧化碳,“哪些?”

“你说感谢我,还说我是地球上最……”

“当然啦。”他实在不忍心再听一遍那些蠢话了,他四处瞄了瞄,不知是希望有谁来搭救他一把,还是相反。

“噢所以你真的很喜欢我。”

“当然啦,”这下可好,他成了复读机,“我是你的超级粉丝。”他总算补出了后半句。

托尼发出了个含糊的笑音,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这样的动作令他整个人既整齐又骄傲,而他正向他走过来,皮鞋踩中了史蒂夫的影子。

“我该怎么回报你这个小粉丝?”托尼凑到他的耳边,像说悄悄话的时候一样,蓝莓和小雏菊似的香味冲撞进史蒂夫的肺里,风完全是帮倒忙,“一个吻?”

“好呀,脸上的就行。”史蒂夫不擅长这个,但他现在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新星了,他得学习练厚自己的脸皮。

“当然是脸上,”托尼在笑,“不然难道是法式深吻吗?”

“反正我都不介意。”

他故作幽默的样子一定傻透了,感谢托尼没有弃他而去。事实是,托尼转了身,看了眼玻璃天花板下面欢腾的人群,又转回来,看了眼他的脸。“过来,”他说。

史蒂夫照做了。他嗅到了更多的气息,胜过地球上所有的东西,上帝为什么要创造史蒂夫罗杰斯?就是为了这一刻。

春天来到这个世界,又走得悄无声息。这个吻结束了,史蒂夫的心脏也快衰竭。“这是什么?”他憋着的气终于呼了出来,连带着吐字也变了调。

“法式。”托尼的话变得简短。

“我知道这是法式,”史蒂夫在寻找合适的语言,可压根没有这种东西存在,“我是说,这是,这是……”

“不知道,”托尼的语速快极了,但眼睛重新与他四目相对,“你希望它是什么就是什么,罗杰斯。”

这句话的意思似乎是,现在到了史蒂夫的许愿时间了,“我希望它是一连串法式的开头,”他的样子一定是认真过头,托尼仿佛愣住了,一时没有作声。

暧昧的幽灵在他们身旁游来游去,托尼没有点头,但也没有说不。他只是拍拍他的肩,像以前在片场鼓励他的时候做的那样。

“希望你愿望成真。”说完他就离开了,留下一团悬念和一天星光。


第二次是在某天收工后。

史蒂夫回到拖车,发现托尼正在门口等他,他的心立即像被冰淇淋填满了,还是香草味的。

“嘿,”他笑起来,满脸的灰和汗也跟着生动起来,“你在等我吗?”

托尼故意皱了一下眉,“不然你的拖车还住别人吗?”

“快进来,”史蒂夫把灯打开,想脱掉厚重的戏服,又意识到这样做不合适,只好找些话出来说,“呃,想吃点东西吗?”糟糕的话题,难道你想秀一下厨艺吗!“我这儿有,有……”罗杰斯快停下。

“别忙,”托尼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他一定是见识过口才更差的,吧?“我就是来说声晚安的,老年人不该睡前加餐。”

什么?谁老?不你一点也不老,你该为自己的完美皱纹买份保险!可史蒂夫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好的,那晚安……”罗杰斯,你真该诅咒自己。

托尼却笑了。

是啊,他是托尼斯塔克,他总是这么宽容,这么风趣,这么善解人意,从不让人感到尴尬……史蒂夫大概打算就这么在大脑里自言自语十分钟,如果托尼没有打断他的话。“所以你完全不会调情,对吗?”

“啊?”天佑史蒂夫,他成了只会发出单音节的生物了。

“过来,”托尼说,“给我一个法式,然后我好回去睡觉。”

“噢,噢……嗯。”

史蒂夫虽然不大会说话,好在吻得还不错,毕竟托尼的眼睛里满是温柔,他不会那么看一个吻技糟糕的人的,对吧?托尼的眼睛简直是风景,里面有一年四季,沧海桑田,而现在,里面有一个脸红红的史蒂夫。语言能力消失了,思考能力也是,史蒂夫成了个只会傻笑的呆头鹅了。

“没了?”过了好一会儿,托尼忽然说,“所以你真的打算放我走。”

他板起脸的样子就像在批评新人,而史蒂夫,谢天谢地他已经平稳度过了新人期,成为能拿最佳动作的男影星啦。勇气突然鼓满了他全身,他欺身上前,做出了他三十年人生里的最佳动作。

他捧着托尼的脸,给了他一个非常专业的法式。

然后他们就拥有了很多法式,很多很多。

托尼离开了以后,他的大脑还因为缺氧放空了好一会儿,直到戏服的护具绷得他腰腹发紧,才想起来该洗洗睡了。


接下来,在片场,只要有机会,化妆间、更衣室、最多的当然是在拖车里,他们就会交换一个法式。每天晚上,托尼都得推着他饱满的胸膛,制止他把自己弄昏厥,对他说:“我得走了,晚安三角薯。”

史蒂夫总会顺从地放下贴紧在托尼腰背上的手,有时是从脖子上放下,有时是从后脑勺,还有那么一回,仅仅一次,他的大手握着托尼的臀部——那可真是,差点没法放手的一次——最后总是会放开的,尽管近来这事越来越艰难了。“当然。”史蒂夫每天都这么说。


我一定是太冒失了。那天以后,托尼缺席了他的拖车、他的晚安吻,史蒂夫只能一遍遍检讨自己,烂熟于心的剧本都被他捏出了个坑。到了第三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去向托尼道歉。

当他总算找到个机会避开旁人和托尼说句话的时候,托尼也正向他走过来。“小子,”他的眼睛真美,“今晚来我拖车吃个饭?”

分手晚餐。除了这个史蒂夫想不到别的了。今天的戏份里他在参加葬礼,流泪的部分根本不需要任何担心,它们就这么湿了眼眶。娜塔莎给了他一个抱抱,事后还对他说:“你太棒啦罗杰斯,真的演出了痛失所爱的感觉。”

收工以后他立即洗了个澡,换了件像样的衣服——他不是美国队长,没有随身携带完美的四件套西装的习惯。他只是穿了件干净的T恤和棉质长裤,还用冰箱里的库存弄了个简易的沙拉。道歉需要带点礼物显示诚意,而且,毕竟,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共进晚餐了。

走进拖车的时候他愣住了。门虚掩着,可车里的人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大概是等了太久。更多的歉意涌上来,史蒂夫走过去,把空调关了,一面想找点什么毯子给他盖上。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托尼睡着的样子。他的头发是深棕色的,还夹杂着一点金,像加了焦糖的拿铁,它们柔软地躺在沙发垫上——挺昂贵的那种沙发——托尼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最考究的,而不像他史蒂夫罗杰斯,一切从简,聊胜于无。

他把沙拉放在餐桌上。一盆绿色和满桌料理摆在一起,一看就是个外来客。仙人掌,和郁金香,毫无审美的搭配。他努力忽视这些,坐回托尼身边。这原本应是挺浪漫的时刻:没人说话,空气由两个人共享,只有他们两个。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是托尼的,他一下就醒了。“嘿,”他的眼睛只睁开一半,定格在史蒂夫的脸上,“你在等我?”

史蒂夫笑了,笑得酸溜溜的:“不然你的拖车还住别人吗?”

托尼坐起来,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然后把屏幕关掉丢到一边,“那我们吃饭?估计都凉了。”

“没关系,”史蒂夫跟了上去,心里默默想,凉了又怎么样,有毒他都能吃得下去。

谁还记得饭是什么味道?托尼对他的沙拉给足面子,而他也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就要吃完了,他灰心地想,结束了。

把餐具放进洗碗机之后他就只能站在原地,对不起,他想来想去,这么简单的句子还是没能说出口。

“你在干什么?”今晚的托尼喝了点加冰威士忌,所以眼睛里除了折射的灯光,还藏着一丝恣肆的风姿。他走了过来,走到了史蒂夫的影子里来,仰头看他:“从不知道法式之前你要酝酿这么久。”

噢,所以他们还可以法式,史蒂夫又变回那个精神抖擞和充满活力的史蒂夫了。他搂住托尼的腰,这回很小心,绝没有碰到臀部,绝没有,然后印上去他的法式。

托尼反握住他的手,将它们向下移动了几步,“我以为你喜欢它?”饱满的轮廓瞬间挤进他的手,老天,谁会不喜欢它呢?没人。


END

[返回目录]

评论 ( 10 )
热度 ( 10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