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麻雀上架的夜晚(站街梗系列之二,没车)

风月俏佳人AU——麻雀系列文

前一篇:《麻雀起飞的傍晚》


《麻雀上架的夜晚》


顶楼套房。当然是顶楼。

“进来啊。”

查尔斯将门轻轻合上,金属锁吸磁力非凡,一下脱离了他的手就关了上去,砰地一声响。

男人将外套脱了,挂上玄关的人形衣架,转头瞧见了他,“怎么了?”

“啊?”男孩立马堆上了老练的笑容,“说吧,你想怎么来!”

而艾瑞克拿出了电脑和一沓合同。“你可以看电视,冰箱里有饮料,卫生间在那边,浴巾在柜子里。”

查尔斯顺着他的手指东张张,西望望,“那你呢?”

“工作。”

男人已经开始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了。

查尔斯跟上去,又跟得不太近。电脑屏幕上头的词他基本都认识,但是连起来说的啥他毫无概念,他看了一会儿,假装很认同地点点头,“你平时很忙呀?”

“这是出差,”艾瑞克没有抬头,但他语气温和,“出差要比平时忙一些。”

“那意思是不是,我的工作,得等到你的工作完成之后再开始?”

艾瑞克总算又看向他了,“看起来是这样。”

男孩想了想,拉开了包拉链。艾瑞克并不是故意要看的,那里头还真是一团乱,翻找的时候,发出清晰的塑料袋和钥匙的声响。

“以防我睡着,咱们还是事先讲好,”查尔斯摆出一排花花绿绿的套套,盖住了合同上的字,“你先挑一个,当然,两个也行,总之真空的活儿我不做。”

男人挑了一个,“这是什么?”

口香糖。印有“基诺沙酒店”标志的口香糖,被男孩一把夺回去藏进包里。

艾瑞克的后背离开了靠椅,“你定吧,”他得继续忙了,“我看不出它们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了,这种是水果口味的,这种是按摩型,带凸点的,还有这个,加了薄荷,冰冰爽爽,能让人更持久。”

男孩抬起头,发现并没有人在听他讲话。键盘嗒嗒个没完,男人发出了嗯声,但眉头紧锁,心思显然不在这些事上。他知趣地收起了那些,挠了挠鼻子,最后一样拿了一个,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艾瑞克整理完文件,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颈。他走到冰箱前面,各式饮料陈列在碎冰里,都在向他投以殷勤。他挑出一瓶,又从消毒柜里取了两个杯子。

他的男孩早已洗完澡,这时候正趴在床上看电视。那是个搞笑综艺,男孩一边啃苹果,一边发出含含糊糊的笑声。

艾瑞克倚在门框上,屋子里光线昏暗,而男孩的身体被白色的睡袍裹住,几乎要和白床单融为一体。这反而显出那个脑袋的不安分,还有那双抖来抖去的腿。

“苏格兰威士忌,”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要来点吗?”

查尔斯猛地转头,随即意识到他说的是酒,于是翻了个身面朝着他,露出一个慵懒的笑容,“为什么不是你喂我呢?”

“因为那样你容易呛到。”艾瑞克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床垫柔软而稳定,形成了一个沉甸甸的倾斜。

“吼吼吼我可没那么容易呛到我的朋友,”男孩又在坏笑了,拿着快啃完的苹果比划了一下艾瑞克的裆部,“想验证一下吗?”

而艾瑞克放下酒之后就走了出去,“我还得打两个远洋电话。”

“打去打去,”男孩一骨碌从床垫上蹦下来,“我也刷个牙。”


电话打得并不顺利,尽管艾瑞克压制过怒气,可还是吼出了几个高音。

“史崔克公司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流氓,我早就警告过你,要小心这些军火贩出身的三流商人,流氓二字就刻在他们血液里,细胞里,基因跟穿不穿西装可没半点关系。”

他在反复强调收购条件的同时,忽然意识到那个躲进洗手间的小子已经好久没出来了。一个糟糕的念头闪进他的脑海。

他把电话摁掉丢到沙发上,带着丝毫没有消退的怒火就上去敲门。

“马上就好——”里面的男孩道。

但这没用,艾瑞克确信自己听到了点不寻常的。

“没有马上,快开门,现在!”门被男人拍得砰砰作响,“你到底在干什么!”

下一刻,门开了。

男孩站在煞白的灯光下,眼神迷幻,汗流不止,正张大了眼睛望着他的怒容发愣。

“你的右手藏着什么?”男人的脸黑得没法看,“交出来。”

男孩没有动,他的右手始终背在身后。而此刻他眼圈发红,脖子上也有不正常的红晕——妈的!这该死的嗑药的小仓鼠。

“容忍你在这儿过夜已经是我干过的数一数二的蠢事了,这可不代表我能接纳你肮脏的du毒du品。”艾瑞克异常冷静,那是因为他已经作出了结论,“你该离开了。”


“什么?”男孩大惑不解,但没有人听他解释。艾瑞克已经看都不再看他一眼了,这铁石心肠的德国佬!

“你给我回来!”查尔斯怪叫起来,“我从不嗑药,你到底发什么神经?”

发神经,说对了。艾瑞克咒骂自己,出卖(核心价值观)身体,偷车,吸(核心价值观)毒,还有什么?他为什么要对一个站街男孩抱有想法,这不是发神经还能是什么?他们的基因就决定了他们和这些勾当脱不开关系。去他妈的!

“艾瑞克!”但男孩抓住了他的胳膊,“艾瑞克!”他的力气还怪大的,以至于艾瑞克甩开时自己也倒退了两步。

好吧,恭喜,他的胳膊上估计多了两道抓痕,这口气怕是得好好打一架才能消下去了。接着,他果然看到查尔斯拿出了什么大家伙——居然已经找到行凶武器了,他也得找点什么趁手的才公平。

然而,他看见了啥?

一根电动大老二。

“我在自wei而已,”他的男孩说,“开拓好自己就能为客人节省时间,毕竟绝大部分时候我都是按时间收费。”

艾瑞克瞪着那根塑料老二,说不出话来。

查尔斯的脸变得通红,他在生气,非常非常生气,“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也没指望能令你青眼有加,但这不是说我就可以任你污蔑。”

他是认真的。

他认真的样子竟然不像他了。或者说,这才是他。

他说完,就往屋里走。那儿有他的衣服,他真的想离开了。“我想我们不会有什么浪漫的夜晚了,很高兴认识你,鉴于我没有付出什么,你也无须付钱。”

艾瑞克看着他把老二装进包里,还有那几片套套,接着他开始解浴袍。“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而男人挪动了几下脚步,最终还是没有离开。这做法有些无赖,有些不像他。不过,今晚上他干的不像他的事还少吗?

接下来,他听见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你每次做,都这样吗?”

男孩的脸上汗漉漉的,脖子上的红还没褪下去,然而他问:“怎么样?”

“这样,用,机器?”艾瑞克试图找一个听起来好一些的词,但这世上压根没有这种词,他轻蔑的行为是无法用什么好词就能弥补的。但他仍忍不住问,“那东西好用吗?”

男孩停下换衣服的动作,“至少能让自己不必受伤,这是一种安全意识,也是职业道德,没人会喜欢挤不进去的体验。”

他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只是陈述一个与他无关的事实。

艾瑞克走了过去。也许他意识到了自己在干什么,也许没有,他慢慢地靠近他,男孩的身体依旧僵硬,但没有躲开。“做爱不应该是这样子的,”男人说。

“那应该怎么样?”那双蓝眼睛又在注视着他了,艾瑞克意识到他喜欢被它们注视着。

他伸手触摸到查尔斯的脸颊,那儿有一滴正在落下的汗,被他的掌心轻轻接住,“机器再高级也只是机器而已。”

艾瑞克放慢语气,那令他的声音里增添了一丝微妙的柔情,“能让你放松的应该是轻松的心情本身。”

男孩的怒气逐渐消退,还有什么正涌上来。

“比如,一个拥抱,”艾瑞克环住他,他发觉男孩的身体并没有他看起来那么瘦小,反而很柔软,肌肉也富有弹性。他在他耳边继续着教导,“一些情话的耳语,”查尔斯挣动了一下,脑袋低低地垂着,“以及轻柔的触摸。”男人的手探进浴袍的门扉。

查尔斯发出一声轻哼,那更像是叹息。

艾瑞克退开了。

“觉得怎么样?”他问,像看着什么试验品,“比塑料如何?”

“不赖,”查尔斯踮起脚尖去够他的脖子,“下面该轮到我了。”


END

[返回目录]

评论 ( 34 )
热度 ( 57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