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6)

暗戳戳来更文。。

又考试又来姨妈躺尸,所以消失了一段时间。。我错了QwQ

---------------------------

本文是 @ForestHymn 阿绪太太的mv作品《It isn't like you》的配mv文!

故事设定借用黑镜S4E4,没看过电视剧不要紧,重点是一定要看⬆️mv!!


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 

(1)   (2)  (3)  (4)  (5)


(6)


当人和一个仇恨自己的人共处同一屋檐下,才会知道加班的妙处。Erik赞美加班,他简直想要歌颂它,夜夜为它吟唱。

与此同时,他憎恨周末。比如现在,他不得不一边忍受Emma看他就像看着蝗虫一般的眼神,一边抹上发胶和她一同参加什么社区典礼。

那是一个婚礼现场,三对新人在区长的见证下一同走向婚姻的殿堂,宣布爱的誓约,和速配指引程序的严谨和伟大。它的政治意义似乎远大于宴会的意义,这也就解释了场面为何盛大得堪比一场军事演习。附近街区的所有情侣都被要求前来观礼,很不幸地,Erik他们也在其中。

倒不是说他对这种虚与委蛇的场合有多憎恶,只是Emma很喜欢这里,为此还强迫他穿上了那套和Charles约会时的行头,打破了Erik原本想要将它们存进银行保险柜的计划。还有跳舞的部分,Erik恨透跳舞了,可他硬是被Emma逼着练习了一周还要多。

“你明明对我毫无兴趣,”那天,在Erik被要求连续练习了三个小时后,他终于累得发笑,“为什么还要我搂着你的腰,像个陀螺似地转这种没用的圈?”

“因为我们是情侣,因为这个聚会很重要,还因为我是个懂得社交礼仪的文明人,”Emma冷笑着说,“注意你的态度,你就是这么对被你踩坏了两双Prada的女士说话的?”

好了,现在是最后一对新人发表感言,等那个叫Logan的傻货念完最后一行爱的誓言,以及地中海区长喝完他杯子里的香槟之后,他们就得和现场的所有情侣一起,彼此拥抱去转那该死的圈了。

这时,Emma捣了捣他的胳膊,低声说:“行行好吧,收起你那张仇恨一切的脸,就找点乐趣不行吗?”

“哪儿有乐趣?”Erik的目光从台上移到了天上,“是表演一般的婚礼,速配程序的赞美诗,还是这快要下雨的阴天?”

“就随便看点什么,”Emma端着膀子,用漂亮的银色指甲指引视线,“辣妹的屁股,或者帅哥的胸肌,只要别一会儿挂着这张脸和我跳舞就行,这很公平不是吗。”她甚至示意了下立在舞台一侧的萨克斯风手,“比如我,那位绅士就令我身心愉悦。”

Erik看过去——好吧,那男人明显上了年纪,不过头发茂密,而且几乎没什么啤酒肚,最重要的是,他那张瘦脸被硕大的鹰钩鼻占了一半,就连吹奏时鼓起的腮帮也被鼻影完全笼络——绝对是强势又难搞那一类。“和你挺相配,”Erik由衷地说,“还在等什么?快去和他坠入爱河。”

“闭嘴吧,我还不想被驱逐出境。”Emma连忙看了一眼自己的引导仪,那儿一切太平,似乎并没有听到他们这番危险的谈话。“鬼知道境墙之外是什么,”Emma叹着气,“万一是长满食人草的沼泽地呢?”

也许是的。Erik没有说话,没有想下去。因为他的视线穿过重重人墙,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说背影或许并不确切,那只是个一晃而过的后脑勺而已。

这件事直接导致接下来的一小时他的味觉消失,嚼什么都毫无滋味。Emma真的和那位萨克斯风手调情去了,被留下的Erik只好试试专心对付那桌高碳水和油炸食品。番茄酱是刺激味觉的好选择,但副作用也很明显,它总能巧妙漏过洋葱圈的缝隙,精准地掉到手上。


Erik伸手想去够餐巾纸,无奈桌子太宽,他的手虽算修长,却还是刚好同目标物差了一根薯条的距离。

一位好心人适时出现,迅速抽了几张,递进他手里。今天不是幸运日,所以下一刻Erik就打起了喷嚏。身体反馈性地弯下腰,同时掩口想要把冲击力压至最小。谢天谢地,手上的番茄酱就这么来到了脸上,脸上的又蹭到了袖子上。这一场突变又引发了剧烈的呛咳,逼得他泪眼婆娑地跑进洗手间,也不知道十万火急中那半句卡在喉咙里的谢谢对方听见了没。

糟糕的周末,真是没有一丁点比得上加班来得惬意,Erik早就料到这个了。他用了点洗手液,把西服袖口弄干净,又到干手机下头烘干。等他终于和番茄酱搏斗完毕,恢复西装笔挺的体面时,已经是十多分钟后的事。他走出去,找了个远离人群的偏僻板凳,坐下来发呆。

忽觉周围有人,Erik抬起头。Charles不知何时就站在他身边,一双眼睛温和又打趣地俯看向他。


“你的舞跳得不错。”


这是Charles的开场白。看样子,这绝不是他最想说的话,所以当他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天空阴云密布,被他完全挡在了身后。

Erik仰脸看着他,像忘了说话,也忘了站起来。

在Charles可能会尴尬前他总算开口了,“我的舞?”他维持着不太起伏的口吻,“还行吧,我知道那远不算好。”

他站了起来。


“你要走了?”Charles有些惊讶,也许他喝了点鸡尾酒,身上萦绕着冰镇过的柠檬才有的香气。“那可真遗憾,”他发红的唇色吐露抱怨,“鉴于你的情侣正和我的恋人打得火热,我根本没地方可去。”

这句话里似乎藏着很多谜团,但Erik的注意力完全没被吸引。他依然十分冷静,说了一句看似无关的话,“我们三个月没见了。”

Charles迎着他绿色的虹膜,说:“所以?”

“如果你所想的和我并不一样,请不要离我太近。”Erik右手离开了西裤口袋,也离开了口袋里的引导仪,打出一个警告的手势。“对于一个三个月没有性生活的男人来说,要求他陪你打发无聊是件风险很高的事。”

“老天啊,三个月,”Charles的笑音在Erik胸口搅动个没完,“告诉我,我的朋友,你是怎么度过的?”

Erik努力提着苹果肌,“很简单我的朋友,加班是最好的理由。”

Charles点了下头表示了赞同,“你真的太不幸了,”他眼里可一点同情的意思都没有,“想听听我这三个月来的情史吗?感谢程序,它带来的对象类型丰富极了,男男女女,20岁到50岁不等,Shaw是第九个了。不,第十个。”

然后他说:“想知道他们之中谁最棒吗?”

Erik没有说想,也没有说不想。他根本一个字都不想说,也一个字都不想再听了。

“没有谁,”Charles眨了眨眼,“因为我一个都没试过。”他尽力憋着笑,振动就沿着他拍在Erik肩膀处的手心摇晃着传来,Erik简直要晕船。“要知道比起和他们做爱,我宁愿叫着你的名字射进抽水马桶。”

他们看着对方,继而笑出了声,远看上去,就和一对感情深厚的老友没什么两样。

也许他们本来就是,并且远不止如此。

他们来到了洗手间,那儿总有人进进出出,然后他们离开了那里跑到了备餐间。Erik很快发现Charles对宴席后勤的工作居然了如指掌,他惊奇地看他溜进小门,拉响了火警警报,随之,喷淋就像赶羊的鞭子,把那群面点师清出了大楼。

托Charles的福,他们俩上好的西装也被浇湿,不过没关系,他们可以脱了那个。Charles捋了把贴在额上的头发,笑得像个逃课路上遭逢大雨的倒霉高中生。这也没关系,在安防人员到来前,他们还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做点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做爱。


tbc

[返回目录]

评论 ( 11 )
热度 ( 7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