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5)

本文是 @ForestHymn 阿绪太太的mv作品《It isn't like you》的配mv文!

故事设定借用黑镜S4E4,没看过电视剧不要紧,重点是一定要看⬆️mv!!


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 

(1)   (2)  (3)  (4)


(5)

 

小提琴曲铺上温柔悠扬的底色,而悲伤的钢琴敲出重音,当仁不让地宣示主权。

Erik在黄昏将近的暮色中挥汗如雨,此刻皱紧双眉,在圆形屏幕上按下三角形键。

耳朵里立即换上了一首喧闹的摇滚,就像人们在狂欢时候听的那些。Erik从不喜欢这种调调,但他把那小科技塞回了口袋,默许着歌曲进行,继续向前跑去。

他的每一天都在夜跑中结束,除了有约会指令的时候。

而他今天早上刚刚结束了第一场约会,现在他又陷入了该死的一个人的时光,被迫等着下一场安排到来。

“引导仪,暂停音乐,”他烦闷地将毛线帽扯掉,任由汗珠挂在额头上逐渐变得冰冷,“为什么会这么短,12个小时,告诉我这不是什么恶作剧。”

“时间长短是由系统计算得出的,你在其中的心跳、呼吸、激素分泌都会被程序收集起来,经过一系列计算,最终将被用于找到那个和你匹配度高达99.8%的配偶。”

“99.8%?真有那么高?万一我不喜欢那家伙呢?”

“这不可能,”引导仪说,“99.8%的匹配度说明你们很容易相爱,并且彼此适合。”

“在此之前我得试多少次?十次,还是一百次?”

“次数是由运算进程决定的,约会安排会一直进行,直到程序给出你99.8%匹配度的那位配偶为止。”

“那么Charles呢?”Erik听见自己问出了口,“他也是这样?”

“是的。”

“为什么我不能就选择他,然后把他当作99.8%的配偶呢?”

“警告,”屏幕上亮起一个红色的严禁标记,机械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违反程序规则者将被惩罚并且驱逐出境。”

Erik在雨丝中深深呼吸,然后跑向下一段路程。


在他为自己热好今天的三明治时,一串铃声突兀地响起。他熟悉这阵声音,这意味着另一段罗曼蒂克即将到来。

值得提出批评的是,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次西装革履地亮相,而是穿了件皮夹克就来了,立着领子的样子,简直像个旧时代骑摩托艇的那种飙车手。

“嗨,”他礼貌地打招呼,向桌畔等待着的黑发女孩问好。“Erik Lehnsherr,”他说。

女孩伸出手。

奇异的是,她戴了一副黑丝绒手套。通过触觉可以获知她的手柔软纤细,并且握力出色。或许这是个有洁癖的姑娘,Erik告诉自己不必太在意,做个安静的绅士。

“Anna,晚上好。”她只说了名字,但是系统提示音奏响一串音符,表明已验明正身。

那么,Erik只有坐下来,开始这段约会。

他用了几种方法打开话题,却收获了了,这位年轻的女孩似乎十分紧张,就连听到一点他刀叉无意碰撞盘子的动静,也会从汤碗里悄悄抬起眼睛瞄他,仿佛他是个来历可怕的怪物,脸上长了三只眼睛的那种。不,或许四只。

半个小时过后,大概是觉察了Erik的懈怠式沉默,这位Anna小姐终于开始说点什么了。这是个好事,如果她的音量键没有在“You know what”过后就越扭越小,最后只有她面前的餐盘里那颗被丢到一旁渐渐凉透的西兰花才听得见的话就更棒了。

这不会是一段愉快的关系,不需要系统运算Erik也能知道。但这是规矩,他必须遵从游戏规则,否则无助于程序计算出他的最佳配偶。是啊,就是这样,只要一日没有得到结果,他就得永远约会下去。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我们看看截止时间?”

又来了。Anna的第一反应永远像只受惊的小鸟,“啊?哦,哦对,是的,应该看一下。”她捏着帕巾匆匆擦了擦嘴角,端起了那枚黑色圆屏。

Erik也划开了自己的。


[72小时]


虽然这比和Charles的多出来了60个钟头,不过,毕竟也不算太长。这很好,睡三觉就到了。

Erik只觉得腹腔中最难消化的东西已经被胃液溶解,他终于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意。而这一切远还没有结束。进入房间时,Anna连鞋都没有换就奔进了洗手间,而且,当然地,关门上了锁。

这应该是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某种情节的抗拒?

Erik很理解,并且感谢她的坦诚。至少,他不用做唯一一个试图躲避亲密接触的人了。一个小时后他改变了主意,因为,他靠在沙发上就快睡着了,而他还没有获得浴室的使用权。

这场荒诞的抗议持续到了午夜十二点——Anna小姐终于出来了,并且,显然地,她洗了个澡,还给自己那头黑云一般的乌发吹出了个漂亮的大卷儿。她咬着下唇,向灵魂已经在打盹的Erik走过来,用不知从哪学来的猫步慢吞吞地走着,还在Erik彻底清醒后给了他一个羞涩无比的定点微笑。

“怎么了?”Erik揉着脸坐起来,不知所措,“需要帮忙吗?”

“你,你肯,”Anna的声音依旧细若蚊蝇,“你肯帮我解开后背拉链吗?”


72小时后,Erik总算解脱出来。这个女孩子似乎对他颇有好感,怪只怪Erik不分昼夜地阅读,把作为摆设的那几本《社会契约论》、《梦的解析》读了个遍,这就难免营造出了个勤学博闻的形象,这岂不是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子们最喜欢的那几类之一?字母们你追我赶地跑进他眼里,又蹦蹦跳跳地离开,天知道他记住了多少。倒是里头的一些精彩句子,总让他想起那位侃侃而谈的过往约会者Charles Xavier,和他高谈阔论的间隙里冲自己绽出的那些无意义的发笑。

翻过一座山,才能知道攀登的辛苦,Erik翻完了这座72个小时的,又上了一座36个小时的。他一边表现得体,一边暗自庆幸——这些毕竟都不是很长的关系,并不至于太折磨人的。他暗暗希求自己与Charles的相处不会被什么东西覆盖,他甚至要求自己每天睡前和醒来时都要温习一遍,生怕记忆的石头被风化蚕食,终有一日混入沙漠,了无踪迹。


然而,就像玩俄罗斯轮盘,每一个侥幸,都意味着往接下来的机会里增加了厄运。

终于,在他无比焦虑地用餐被对面的金发女士突然打断后,子弹降临。

Emma是个优雅又富有教养的女士,但不代表她毫无脾气。她已经在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里救场不下七八回,而这家伙依旧心不在焉,目中无人。现在,晚餐接近尾声,她实在不想再忍耐对面这位坐得比她小拇指上那根快要三公分长的星空色甲片还要挺直的男人哪怕一秒钟了。

所以她说,“就喝掉你的咖啡,停止用勺子制造噪声,然后我们就能看一下这该死的约会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了。”

她看到了什么?


[8个月]


——她要和这个混球共处8个月了,去他妈的。

接驳车准时抵达,在正确的时间将他们送至正确的地点。打开门,不用说,还是同类型的陈设布置,只不过更大了一些,还有个绿意盎然的小花台;书房里陈列着满架书籍,而冰箱中食物充裕;足够他们在这儿生活上好一阵子了。

Erik刚解开外套的第一个纽扣,一个枕头就丢到了他的脸上。

“我睡沙发,所以你最好别让屁股沾上去一丁点儿,那会令我做噩梦。”眼前的Emma叉着她那杨柳腰,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像女王差遣一个一名不文的小卒。

Erik立在房间里,犹如置身于一只精心布置的塑料迷宫,深深拉长了呼吸。


tbc


[注:小淘气的名字叫Anna Marie  ]

这段和别人的恋爱关系有没有引发什么不适?应该没有吧??我写的这样保守。。。。(有啥想法都欢迎撒评论!!滚来滚去


[返回目录]

评论 ( 8 )
热度 ( 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