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衍生|双Br】恶作剧之吻 (学霸Brandon/学弟Brian)一发完

送给树树大大! @鸠鸠鸠树  喜欢你的双br +_+ 不能自拔然后有了这个故(tao)事(lu),望喜欢~


Brian来自一美青春校园电影《恋爱学分》;Brandon来自法鲨封王致郁片《羞耻》。本文设定靠近恋爱学分,Brandon改动较大,成了个酷酷的校草学霸^ - ^ 恶作剧之吻au,纯(chun)纯(chun)的校园恋爱~


【学霸Brandon/学弟Brian】恶作剧之吻


Brandon早就料到再纵容下去会出事。

他还在和几个宣传小组的同学商量如何布置礼堂和校庆晚会节目筛选的事,要知道,那可是二十好几个人呢,Brian就这样冲了进来,冒冒失失,像气急败坏的小鹿,一头撞进门里。

大家都没说话,二十多双眼睛刷刷刷地统一看向了Brandon。其实他们本来就在看着他,在听他安排工作,而现在,他们的目光变了,变得精光闪闪,八卦兮兮。

并不是说,布里斯托大学是个八卦的地方,只是,这儿几乎没人不知道,有个叫Brian的,是学霸学长Brandon的狂热追求者,从大一一直追求到了现在,花了足足一年半的青春(还没成)。他那封充满了化学式和基因理论的情书,不知被哪个好事鬼发到了校园BBS上,常年被大家当作范本津津乐道。

至于我们的学霸Brandon,他可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绿茵场上,图书馆里,社团活动,甚至就连小食堂,都曾有人目睹过Brian像一只努力希望获得好心人注意的流浪小动物,亦步亦趋地跟在Brandon的后面。有时他们会搭话,而更多的时候,Brandon忙自己的,他就成了安静的小尾巴。Brian会眨动他那双大胆又害羞的蓝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的背影或者侧脸静悄悄地瞧。没人能承受这种目光还能冷漠三秒以上,只有Brandon行。也许他是吃铁丝长大的?心硬得像块钢板,脸也是。

此时Brandon的脸正冷得像根速冻柜里的仙人掌,犀利的眼神就是夺命的刺,足以将大森林里任何自由奔跑的小动物们冻住并且毫不留情地杀死。

可他却没能杀死Brian。那家伙此刻眼圈发红,肢体语言十分不友好,虽然裹着厚厚的围巾,顶着毛茸茸的头发,也不能让这种不友好消减分毫。他冲他走过来,背后的门砰地合上,风把一桌子的书和纸张刮得哗啦啦地响。“你这混球!”Brian恶狠狠地瞪着他,这个被众星捧月的学生会主席Brandon,“你怎么能邀约Emma做你的舞伴呢?!”

在众人的兴致勃勃的目光中,Brandon沉着脸,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是学霸中的校草、校草中的学霸,拿过的竞赛奖章奖杯奖旗承包了教学楼橱窗的一整层,无论从传统意义还是流行意义上看都堪称楷模。

此刻,这位学霸的右眼突突地跳着,仿佛在经受着命运的考验。

而Brian还在大吼,“这不行,我不同意!你不能就这样邀约别人,不许和别人在一起!”

Brandon虽然为人严肃,但很少真的为什么事情而动怒,但现在,他的岩浆已经冲上了头顶,它完美的俊脸已经开始裂缝。

学霸说:“你管我和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

他的小学弟Brian几乎跳了起来,看手势大概是想揪他的衣领,“哇哇啊啊我不管,我就要管!”

下一刻,戏剧性的时刻来临了。一向镇定的Brandon做了一个土匪强盗们才会干的事。他一把捂住了那个臭脾气小学弟的嘴,连招呼也没打一声,就把人揪出了众人的视野。当然,他自己也一并消失了,为这个被中途打断的会议画上了个余韵无穷的句号。

门背后,面面相觑的校园骨干们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



Brian被他揪着胳膊,武打功底施展不开,一路向高了他一个头的学霸学长死命挥舞着他那个和豆沙包一样大小的拳头。此情此景,势必要为今天的BBS热门话题提供一块新瓜。

他们拉拉扯扯,终于来到了校园生活十大经典战场之一:图书馆后面的小黑巷子。

Brandon的怒火在下一刻冲向他:“你吃错药了吗!”学霸怒喝的样子,就像一条准备咬谁一口的鲨鱼,“你到底要干嘛?!”

“大骗子!!混蛋!!童话里的学霸都是骗人的!!?我要打扁你!!”Brian的无影手毫不留情,比甩干机还快,比榨汁机还疼。Brandon又不是三岁,怎么会和他打架呢?看来今天注定要有一场苦战。

“我已经拒绝过你很多次了吧?”这就是学霸的策略,从逻辑上拍死对方,“是你自己假装听不懂,回家吃药去!”

Brian可不是系辩论队的,他的足球倒是踢得不错。此刻他冷不丁地飞来一脚,正中红心。

Brandon捂着裤裆,瞬间疼得连地在哪儿都找不到了。

肇事者的计划当然是逃逸,可他还没走出巷子,就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手还是刚才那只手,动作却温柔得不像一个人了,他甚至还抹去了点学霸额头上的冷汗。

Brandon十分想踢回去。但他遇到了两个困难。

第一,他心软。

第二,他脚软。

所以他只能气吼吼地瞪着他,把所有愤慨浓缩在那一白眼的风情里。

“……对不起啦……喂,你这什么态度?”学弟被他这一白眼惊醒,脸上浮出的善意又沉了下去,变得又硬又臭,“你也不能全怪我吧!!你是混球吗??!”

Brandon懒得跟他理论。这时候他的蛋蛋不那么疼了,怒火也不那么旺盛了,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裤子,准备离去,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奇妙的是,他也只走出了两步,就停下了脚步。

他发觉那根小尾巴这回没有跟上来。怎么回事?学霸回头瞧了瞧,被接下来的所见吓了一跳——那个坏脾气的学弟居然在掉眼泪了。

这可是不小的震惊。他还以为Brian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能将他打败呢。



此刻,Brian站在黑乎乎的巷子里,黑色的大衣就像要和那儿融为一体……

这画面让我们的学霸想到了一首诗——黑夜给了他黑色的大衣,他却再也不打算追逐光明。

Brian看见他回头,慌忙抹掉泪背过身去,想从另一个方向跑掉。

Brandon很生气,“站住!”

Brian诅咒自己听话的脚底板。

他慢吞吞地转回身,却只转了一半,给了Brandon一个侧脸。因为,他要证明自己是有尊严的人!

Brandon又说,“过来。”

Brian垂着头,一路踢着脚边的石子,气鼓鼓地双手插兜,像螃蟹一样横着挪过来了。他是不会轻易就听话的,绝不!

Brandon叹了口气。他觉得作为他们当中思想心智学问以及身高全方位占优的人,自己有义务有责任在今天把话说清楚……

他是这么说的。

“我怎么混球了?你干嘛哭?”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教训起人来是这么温柔,“喂,看着我,我欺负你了吗?”

Brian仰起头。噢老天,他的眼里都是泪花。他咬了咬牙,鼻音重重地问:“你以前说过我可爱的……现在都不算话了吗?”

学霸皱起了眉。一瞬间,他感到一些些的迷惑,又一些些的彷徨。他那装得下十万个为什么的脑子忽然卡壳,“啊……啊?我说过吗?什么时候?”

Brian的泪眼朦胧无缝切换成了怒意熊熊:“我被他们打扮成皮皮虾的时候!你忘了吗!你果然,你果然,啊啊啊你这混蛋!!!”说着,他那灵活的小腿又要踢上来。

皮皮虾,这是个检索的关键词。学霸打开记忆宫殿,迅速筛查起来。

他想起来了——那是在一次社团活动里,Brian被一群话剧社的小子捉弄,被化妆成了一只皮皮虾。那一点也不像什么虾,就是一坨红彤彤软绵绵的大老二。大家在哈哈大笑,而Brian手足无措,傻在当场,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这世上哪有能塞进这么大根老二的地缝呢。

看在上帝的份上,学生会主席Brandon先生只是做了每一个有点良知的路人都会做的事。他停下脚步,厉声谴责了这种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的不法行为。以及,鬼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他对上那双水光朦胧的眼睛的时候,灵光一闪,就突然说出了那句话。

“哭什么?我倒是觉得挺可爱的,听着,你很好。”

彼时,他站在活动室的门口,黄澄澄的光洒在他背后,他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能拯救苍生的骑士,那一幕Brian发誓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可是?等一下,这只是一次善举,并不意味着什么。学霸的眼睛瞪得比学弟的还大,“你有没有搞错?!那种时候的话你也当真?!”

有一种行为叫跳起来打你膝盖,Brian的所做所为给出了最好的诠释。

学霸被击中了好多下,他发现居然打不过这小个子?屈辱加重了愤怒,愤怒扭曲着屈辱,他突然寒着声音,严厉地警告道:“我想夸谁可爱就夸谁,你究竟有什么毛病??!”

Brian大叫着:“可爱也能随便夸的吗?不行!你到底有没有点作为完美男友学霸校草的公德心啊!!我恨死你啦!!”

仇恨的力量灌注在了拳头里,打在Brandon的身上拳拳到肉,学霸无法忍耐下去了,他的岩浆就要喷出,牙床咬得咯咯作响,“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我们又没关系!我想夸你就夸你咯,想夸别人也是一样!”

他的声音可不小,而Brian总有办法比他更大声,“我说了不行!”他小小的身体有大大的音量,他的肺是核供能的吗?“我不许你这么自由!!”他惊人的小嗓子说着惊人的话语:“你要么就谁都不喜欢!那我就远远看着你!不然你就只能喜欢我!!”他掉出了更多的眼泪,愤怒的眼泪,对,有些人愤怒的时候也会掉眼泪的,“夸的话也只能夸我!亲吻也只能亲我!抱抱也只能是我!上床也只能上我!!”

Brandon抹了一把嘴唇,那都被打出血了,他吐了口唾沫,恨恨骂了句:“有病。”

这话语里带有的蔑视,就如同往火灾现场丢了桶煤气罐,这下可好,核爆小学弟被彻底激怒,理智是什么?被他蘸酱吃了。“你不喜欢我拉倒!!滚吧你!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对,我喜欢你就是有病,我现在就去治!!你滚吧!!”

按理说,这个句号虽然难看,也算是个句号。学霸如果还有点情商,就该就此走掉。

但是他没有,反而扑了上去,他自己就像一把苍蝇拍,猛地把人拍到了墙上。

他好像是在警告他:“谁被你这个缺心眼喜欢都要倒霉!你最好谁也不喜欢,把自己关进小黑屋别出来害人了你!!”

Brian在挣扎:“要你管?关你什么事?!呸!我偏要出去喜欢别人!每天喜欢一个!每年喜欢365个闰年喜欢366个,我要把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一遍!!”

“你敢!”Brandon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把他软乎乎的小脸挤得变了形。他看起来十分恐怖,面目扭曲,露出了整整24颗牙,“你再说一遍试试。”

学弟鼓着嘴,挣动着、含糊着说:“我!就是!要把全世界!的其他人!都喜欢一遍!!再也不看你一眼!!”

一束神经在Brandon的脑中炸开。

他绿湖水底石子一样的眼珠要去看别人了,他们走路的时候,听课的时候,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在学生活动会上演讲的时候,将无时无刻不被这样清澈地凝望、热切地盼望着了。

光是想一想就让他浑身颤抖——仿佛被人从高空丢下去,被告知之所以带你飞翔这么久,就是为了在这一刻将你抛弃。

Brandon,他在意识到之前就咬了上去。(以下内容戳微博石墨;或者随缘


END

感谢x-men剧组友情赞助龙套三枚。


[返回目录]

评论 ( 21 )
热度 ( 3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