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 (2)

本文是 @ForestHymn 阿绪太太的mv作品《It isn't like you》的配mv文!

故事设定借用黑镜S4E4,没看过电视剧不要紧,重点是一定要看⬆️mv!!


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 

(1)   


(2)


[11:45:05]

滴答。

[11:45:04]

滴答。

[11:45:03]

滴答。

……


时间如一片阳光下的羽毛,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被风吹走。但人若真的只顾望着它消失的方向唉声叹气,岂不成了越丢越多的笨蛋?

幸运的是,他们都不是那种笨蛋。

装点精致的餐盘送了上来——不必他们点餐,程序安排好一切。Erik的是五分熟菲力,而Charles的是海虾青酱意面。这恰好都是他们最爱吃的东西。

就连酒也是。Erik喜欢德国冰啤,而Charles热衷佐餐香槟。侍应生呈餐位置精准无误,无需询问。

他们谈笑风生,彼此折服,沉浸在对方风趣又富有见解的谈吐里。

“恭喜你,我的朋友,”Charles端起酒杯,放松肩背,把自己憩进座椅的柔软靠垫里,“能和一个社会学出身的大学教授聊个平手,你可不是一般人啊,我真有点喜欢你了。”

“哦?”Erik故意皱起眉,“你原还打算不喜欢我来着?”

“对呀,”Charles大大方方地承认,“程序只是安排我们约会,并不会直接决定我们的感觉,我当然可以不喜欢你。”

Erik刀线整齐地划开一块肉眼,淡淡一笑,“不错的尝试。”

“你很臭屁嘛!”Charles举起手指,在空气中虚点了点他,“恕我直言,至今我仍不相信这世上有谁能在情场上所向披靡的。”

“哪的话?”Erik耸肩,“我的对面不就正坐着一位吗?”

Charles笑起来,Erik发觉他闭着嘴唇咀嚼的样子十分好看,笑容会将嘴里的内容挤到一边,明晰的唇线运动着,那儿的节奏不疾不徐。

Erik嗓子莫名发干。

“怎么?”Charles隔着玻璃杯看他,声音也有一半吹进了金色酒液里,“你在看我,为什么?”

他没有等Erik回答,就托着腮观察起他来,“来吧,让我读读你的心。”他并起两根手指摁住脑袋,视线在Erik的双眸间徘徊,还故作高深地停顿了一会儿。

“嗯……”他读出来了,“你叫Erik Lehnsherr。”

这下Erik彻底被他逗笑了。

“嘿,得了,我还没说完呢!”

Erik摊摊手,示意他会听下去。

而Charles却不说话了,他瞧着Erik,手却解起了自己的袖扣。

银色金属被搁置一旁,他卷起袖子,收到肘部,露出肌肉紧绷的小臂。

——然后,他突然咯咯地笑起来。

Erik被他搞晕了,“怎么了?”他的好奇心完全勾起来了,“这是干嘛?”

Charles抹了把眼角,所以他是笑出泪了?行行好!Erik的问号就快排到家门口了。

“就,就回答我这个问题,我的朋友,”Charles舔着嘴唇,这动作加重了这个笑容的邪恶成分,“你硬了,对吗?”

Erik大惊,继而大笑。

接着,他发现他的这个社会学出身的教授朋友,不但在人类微表情研究领域有着卓绝的成就,而且对待伦理道德的态度也可谓相当大胆。他甚至在Erik吐出烟圈的时候提出,能不能让他也尝尝。

这当然不行。Erik想。

“我恐怕这是有反规则的,”Erik的眼光瞄了瞄不远处的巡逻人员。他们腰上有武器,手上拿着对讲机,货真价实,全副武装,可不是开玩笑的。

“没事的,就一小口。”Charles怂恿道,“大不了就是吃黄牌,罚点钱而已,这点钱换一小口烟还是值得的。”

Erik深深迷惑,“你没有烟,难道不是说明你不喜欢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压根想不起来我为何不喜欢。”

奇怪的是,Erik的脑中忽然闪过一线光亮,想抓住的时候,它却已经消失了。

“你呢?”Charles还在说话,“你想得起来你为什么喜欢抽烟吗?哪怕就回想一下,你步入烟龄生涯的第一秒你的感觉?你记得吗?”

“我——呵,”Erik的声音竟有些艰难,“我忘了。”

一缕烟灰坠落,烫到了他的手。

Charles的声音穿过空气,人声,和音乐旋律,清晰地抵达他耳中,“所以别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条条框框,就快点儿,悄悄给我来一口。”

好吧。

Erik照做了。他想不出理由不这么做。事实上,他大脑负责思考的区块好像出了点问题,只带来了滋拉拉的耳鸣。

他看着自己将卷烟送到对面,而Charles笑起来,灵巧地眨动眼睛。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行为的反常,引导仪也没有发出警告提示。那片嘴唇含住了褐色的烟蒂,然后用鼻子呼吸,烟丝一明一灭,嘴唇与它脱离时,白雾腾起,又被他用手赶走,散在他蓝色的眼睛旁。

Erik立即断定,这家伙绝不是头一回做这种冒险游戏。

“怎么样?”他把被男人含过的那头用牙齿咬住,一面询问结果,“你喜欢吗?”

Charles使劲眨了眨眼,或许这对于初学者来说尼古丁浓度还是太高了点,他的眼里呈现了些血丝,“不喜欢,一点也不,”他还在笑,但是他说,“这东西可真见鬼。”


[10:19:15]


拉开大门,迎面的凉风让人胸中畅爽。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时,停在那儿的一辆车刚好亮起行车灯。

“所以,”Charles双手插袋,立在原地,把决定权交给对方,“这是我们的车?”

Erik已经迈开步伐,这时回头看了他一眼,“等会儿就知道了。”

他们挤了进去,肩靠肩,腿靠腿,没有缝隙地挨在了一块儿。

车门闭合的一刻,锁纽缩起,车自动开始行驶。

耳边,Charles压低声音,就像又打算做什么坏事,“看样它会带我们去目的地,你猜那是个什么地方?”

Erik已经学聪明了,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Charles噗了一声,像是也忍不住为他情商的进步而喝彩,不过,他可是Charles Xavier,他永远都有更妙的对白。

“Erik,你说说看,”他在黑乎乎的车厢里瞧着男人的侧影,“我们此刻是什么关系?”

这或许又是个陷阱题?

Erik见招拆招,答道:“约会关系。”

“完全正确。”Charles调整了一下坐姿,微侧身体,右手搭在靠背上,看起来就和揽住Erik的肩没有两样。他像对待学生时候一样循循善诱道:“那么,什么是约会关系?”

Erik略微思考,认真回答:“应该,是种情感关系?”

“咳,错了,它实际是种社交关系。”年轻教授习惯性地打出手势,不经意流露了讲课时那种翩翩风度,“有数据显示,它未必和情感有关,却基本可以肯定是种肉体关系。”

肉体关系,Erik划出关键词。“你的意思,是说目的地和性爱有关?”

Charles笑起来。“重复一下,”他低低的声音里带着醉音,“我喜欢你说那个词时候的发音。”

或许他们正在经过一段不平坦的路,所以才感到空气窒闷,沉沉浮浮。Erik凝视着他,目光扫过他的眼睛、嘴唇,以及,领带结背后的第一粒纽扣。

“性爱。”他照做道。

Charles勾起嘴角,“棒,”他说,“再来。”

“性爱。”说完这一次他自己也笑了。

“天哪,”Charles在他肩上彻底地笑倒,“其实我想听的是‘目的地’!你的浊辅音(*)简直迷死人。”


[10:02:36]

滴答。

[10:02:35]

滴答。

[10:02:34]

滴答。


“那么,就是这儿了。”

锁纽弹出,门禁解除,他们自车上走下来,来到了一栋房子门口。

从外形上看,这是个不小也不大的木屋,单层建筑,造型极简。门廊上亮了一盏顶灯,昏黄地照着门牌号——“257”。

门旁,方形屏幕滚动着欢迎字样,然后闪出一个手掌图案。

“这是要用掌纹打开吗?”Erik询问引导仪,“用谁的手呢?”

黑色圆盘响起电子音答复:“双方中任意一个皆可。”

Charles歪了下头,递给他一个“请”的眼神。

Erik伸出手,稍稍用力按上去。金色流光自上而下扫过整个掌心,随后发出一个幽默的闷响。

“看来它没认出你?”Charles拍了下他的肩,示意换他来。

光从音乐的不同就能知道这次的实验成功了。

“也许它只能识别我们当中更英俊的那个。”Erik得出结论。

“或者是不太紧张的那个,你留在感应屏上的汗差点让我和这屋子一起短路。”Charles为他们拉开了门,一面冲他绽开笑意:“请进吧,让我们好好瞧瞧这‘目的地’里藏了些什么宝贝。”


彼时,伴随一阵悠扬的手风琴曲,屋内灯光亮起。


----------

(*)destination的[d]是浊辅音,而sex的[s]是清辅音。


tbc


p.s.注意到热度有点低,是不是大家不喜欢科幻题材呢?其实这个故事没什么科幻的元素,披着个后科技时代外壳的狗血爱情故事而已啊……

亲爱的们有什么想法都欢迎提出来呀,比心


[返回目录]

评论 ( 10 )
热度 ( 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