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 (1)

本文是 @ForestHymn 阿绪太太的mv作品《It isn't like you》的配mv文!设定则是借用了黑镜S4E4。

阿绪太太的授权书:



没看过黑镜也不要紧,不会影响阅读,而且说不定会挺惊喜。

不过——

因为这个设定的特殊性,本文中将一共出现两个查查和两个老万,其中一对查万会分别与他人发生约会和恋情。另一对则不会。不接受这一点的小伙伴请注意避雷。

以及,也许这个声明并不必要,但还是忍不住想说这句话:爱情从来只存在于EC之间。

----------------------


Data and Date

速配指引程序 


(1)


最初,一步就是一块砖。

然后加速,脚心踩中菱形图案的中点,下一步就能抵达圆圈。

三十步后,停车场大门滑过余光。做一组高抬腿,而后是热狗的辣酱味。那儿每天都会排长队,绕过它。

红灯,一分钟等待。白色的热气冲出唇齿,化为乌有。斑马线像拍打脚底的催促令,总算被他甩在身后。

再往前,街区的灯光密集而明亮,他将看到更多的摩天大楼。它们的玻璃幕墙横插进幽蓝的夜空,成为一道道顶天立地的光柱。

他似乎对热闹的地方没什么兴趣,即便这距离他的住所只有3.5英里。他掉头,踏上夜跑的回程之路。

这时,耳中音乐停止,转而传来一阵短促的蜂鸣。他降下跑速,从身上明黄色的马甲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家伙。那是个巴掌大小,触屏操作的现代科技,他的引导仪。随着轻微震动,屏幕上原本滚动着的歌词消失了,一个心形图案取而代之,耳中同步传来电子提示音。

——“Mr. Erik Lehnsherr,您的新速配对象结果已生成,已推送您约会地址。”

男人的步伐由跑变成了走,灰绿色的眼睛轻微眨动,“何时?”

“三十分钟后。”

“什,什么?”Erik抬起头,向着空气失笑,“这么快?”

“是的。”(That is correct.)

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绷紧身体迅速发力,以冲刺般的速度箭般回程。真见鬼,他还得洗个澡,把全身的湿衣服换个遍……但愿不会迟到。


两座轿车自动拐弯,绕进地下室,准确地停靠在了b304号停车位上。Erik钻出车厢,连走带跑,一路不时向手心里的小圆盘询问着。

“是这边吗?”

“电梯在您右手边,第三条通道门外。”

这期间,不少男男女女与他擦肩而过。他们都同他一样,结伴而行,正在约会中。而Erik目标明确,目的单一。当他走入一间格调优雅的餐厅时,引导仪再次响起了提示音。

“您已抵达正确地点。”

“桌号呢,”Erik抹了把额头的汗,四处望着,“我需要一个号码。”

“您可以随机选择空桌。”电子音停顿了一会儿,如此答复道。

“随机?”Erik挑起眉,“你是说对方还没到?”

“是的。”

好吧。

他挑了一个窗边的位置坐下,没忘看一眼手表,20:05,比程序规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了十五分钟——看来,这是个不爱守时的约会对象?那么,这至少说明他还有时间整理衣着和检查发型。

他略带好奇,但有意克制了脖子的转动幅度,让自己不至于显得太傻气。四下里,大多数人们正在愉快地交谈,其中不乏一些肢体语言十分不自然的人,显然也是初次见面,彼此还很生疏。但不论如何,今晚过后他们都得接受对方和自己进入一段关系,成为情侣——因为,这就是速配指引程序。

“嘿,”一个声音自耳边出现,Erik转过头,看向眼前的同样握着引导仪的女士。

对方向他礼貌地微笑了一下,Erik也立即回应了一个。然后,他们几乎同时捧起手,对着自己的引导仪小声询问:“是这个人吗?”

两枚引导仪机械的应答音一模一样:“在自我介绍前无法确认。”

Erik绅士地站了起来,“您好,我叫Erik Lehnsherr。”

眼前的这位女士刚准备回答,她手里就传出一阵蜂鸣。

不必说,看她的苦笑就知道答案了,他们不是速配对象。

至少,今天不是。


时间又过去了三分钟。

Erik的手指在引导仪的黑框沿上轻点着,不时抬起胳膊看一眼手表。跑步,和洗澡,然后是挑选西服和搭配领带,天知道,他可是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更不要说此刻他已饥肠辘辘。

“我能先看一眼菜单吗?”

“不可以,”引导仪回答,“该功能需在约会开始后才能开启。”

“如果对方失约呢?”他又嘀咕了一句,“那我岂不是会饿死?”

“这不会发生。”

“什么不会发生?”Erik居然和引导仪开起玩笑来了,看来他真是饿坏了脑子,“是那家伙失约,还是我会饿死?”

“两者都不会,”机械音有一说一,“违反速配引导程序者将会被逮捕并驱逐。”

“这个我当然知道,”Erik摇了摇头,“亲爱的引导仪,你还真是一点儿幽默感也没有啊。”

“是的。”机械音如实回答。

Erik追问:“为什么发明者不给你安装幽默功能?”

“任何安排皆事出有因。”

又是这句话。

只要说出这句话,Erik就知道他们的对话被画上了句号。

他以为又得独自在沉默中待一会儿了,谁知,就在下一刻,手中那圆形物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振动。

Erik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这是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某条“不得做任何不尊重引导仪的行为”的法律,所以程序给他推送来了警告通知。

他不禁坐正了身体,将圆屏上突然出现的确认键匆匆划开。

按钮框收缩,一张图片无声淡入,与此同时,头顶上传来一道和煦的话音。


“一定是你了,因为只有这儿的位子还空着,”眼前的男人气喘吁吁,头顶上还有一绺头发支棱着,大概是为了让奔跑的风也有迹可循。他仿佛十分不好意思,所以连鼻尖的雀斑都红红的,“让我猜猜,”他笑起来,满座灯光似都跑进了他的眼睛,“是哪个忙于给学生打差分的混蛋老师让你等了这么久?”

屏幕上,图片里男人天空一般的蓝眼睛与眼前人完全重合。

图片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应该是他的名字。Erik没有细看,反正他即将知道了不是吗?小科技已经完成使命,躺进了他的西服口袋。他的人站了起来,向对方伸出了右手,这在现代社会似乎太有点郑重其事了,“Erik Lehnsherr。”

“Charles,Charles Xavier,哇唔,很高兴见到你。”

对方的手心滚烫,就像Erik的心跳——他像是被什么击中了,这一瞬间,他们肌肤相触,他的脑中竟出现了一种类似狐疑的情绪,与之伴随的,还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仿佛脑袋里某根神经线突然麻痹,铆钉松动,纤绳脱钩。

这一定是错觉。

Erik挥开杂念,温暖在他的眼睛里缓缓扩散。“系统对我可真慷慨,”风趣是这世上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之一,现在它无疑已经把枪口瞄准了Erik,“它完全知道我对于西装男毫无抵抗力。”

“希望下面这条信息会对你有用,”Erik微笑回敬,看起来沉着稳重的外表再一次帮到了他,“要知道这个西装男也曾是个难缠的浑小子,所以他可以想象得到当老师有多头疼。”神秘的力量指引他撒了个小谎,“顺便说,其实我也是一分钟前刚到。”

Charles把大衣脱掉,卷成团放到一旁,腰际和臀线令Erik眨了一下眼睛,“那么也就是说,”Charles做了一个看手表的姿势,其实他的手腕光溜溜的,只有衬衫的银色袖扣稍作点缀,“你迟到了足足二十七分钟吗?那么你真的是个仅次于我的浑小子了。”

“嗯哼,浑小子之间的情侣关系,”Erik勾起嘴角,他无法不好奇那个问题了,“不知道会维持多久?”

“哈哈,我也很想知道了,”Charles在自己的引导仪上戳了几下,扁了扁嘴,又抬起眼睛瞧他,“这个时长要怎么看?抱歉,我是第一回。”

“真的?”Erik在心里偷笑了,“很荣幸我们互为第一次。”他也端起了自己的那枚,“引导仪,我们想看一下这段关系的规定时长。”

电子音响起:“请双方同时按下确认键。”

原来如此,他向Charles递去一个眼神,Charles也正看着他呢,他漂亮的嘴唇已经在为他俩倒计时了,Erik的视线落在他的唇心,跟随着他的吐字而心跳过速。

“3,2,1。”

——两枚圆盘一块儿发出一串好听的乐鸣,像春风吹过花窗上的悬铃。


[12:00:00]


那么,这就是答案了,Charles的声音里带了点困惑,笑容自他脸上淡去,又恢复,“好……吧……?哈,说实在的,我还以为会长点呢。”

而Erik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屏幕,肃着脸不做声。

怎么会只有12小时?

更可恶的是,那个数字居然开始闪动,正以读秒的形式在滴答地减少。

[11:59:59]

滴答。

[11:59:58]

滴答。

[11:59:57]

滴答。

……

“既然如此,我得赶紧享受起来了,”Charles把引导仪放到了一旁,两手并拢搭在嘴边。他思考了一下,就像阳光驱赶薄雾,结论来得快极了,于是,他又变得健谈了,这让他略显年轻的面容添了份书卷气的风度,“我的朋友,不如我们就快点吃完饭,然后看看接下来的十来个小时里咱们能干点什么,怎么样?”

Erik点点头。他笑得有些难看,因为,不知何故,他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自胸口楔入心脏,沿着血管直冲大脑。


tbc


授权书里那句话并没有剧透,放心吧~


[返回目录]

评论 ( 22 )
热度 ( 10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