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发现他未满十八岁(上)

warning:开始时候查查未成年,雷者勿入,入者勿雷~

预计三章完结。


《发现他未满十八岁》


(上)


“帮个忙,介意吗?”

在这小酒馆里,罗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查尔斯。因为他不是找人干架,就是拉人报仇。罗根虽然同情他这个年纪分泌过剩的肾上腺素,但不代表他道义上支持这个。

所以在查尔斯再度从他那米老鼠钱包里抠了张10美元递上吧台来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又干什么?”身为一个满脸褶子的硬汉,罗根擅长用鱼尾纹表现情绪,此刻他抬起一边的眉毛,表明他在说——好好学习,否则长大后你就成了我。

“帮我找几个朋友来,”查尔斯压低着声音,一面摸了把他被冷风吹红的鼻尖,“我要报仇。”

呵,又是这个,罗根决定做点什么了,他卷起袖子,露出了他小臂上的金刚狼文身,“听着小子,我那些朋友也是江湖上有点威名的,老是为了你那点破事抛头露面,不合适,知道么。”

“啊?”查尔斯眨了眨眼,无辜得像头小绵羊,谁知道上帝怎么想的,让这么个暴力分子长着这么样一张脸?“这回真的不是打架,我保证。”

“你每次都这么保证。”罗根懒得跟他啰嗦,把那张皱巴巴的纸币推了回去,然而查尔斯按住了他的手,“真的不打架,就坐在一起聊聊天,简单的很。”

噢,聊天,搞威慑吗,这小子有点长进啊。所以他问:“你想吓唬谁?”

查尔斯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他犹豫了半天,最后只咬着嘴唇说了句:“你别管,反正我要五六个人,男人,最好帅一点的,就像斯考特那样的。”说完就拎着他的书包、戴着他的邮差帽走了,消失在门外的风里。

要求还挺高。罗根把钱揣进了兜,继续低头擦他的杯子。


六个小时后,查尔斯见到了斯考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大晚上还戴着墨镜,酷到没朋友。他拉着他们坐到了最显眼的那张桌子上,大声聊天,大口喝酒,直至深夜。

然后第二天中午开门的时候查尔斯又来了,还是提出了和昨天一样的要求。

第三天还是如此。

罗根忍不住问:“你到底在干什么?”

查尔斯只是愤愤地说:“我总会逮到他的。”

“谁呀?”谁这么倒霉惹上了这位祖宗?

“不知道”,查尔斯的眼中燃烧着小火苗,“反正就是,就是一个老男人。”

老男人?不会是传说中的街头霸王塞巴斯蒂安肖吧,那家伙他也敢惹?

“总之别给我惹事,”罗根最后说,“要打出去打。”



艾瑞克没想到自己还会遇上那小子。

此刻,艾瑞克强忍着怒火,看着酒吧台上那几个猥琐的老男人围绕着他的男孩团团转,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其实他们并不猥琐,只是聊得正开心,笑得有点嚣张。尤其是坐在中间的那小子,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就像刚刚中了彩票,更别说他晃晃悠悠的带着醉意的笑声,正柔软地飘过来,简直要把艾瑞克的耳膜给戳破了。

以及还有,其实那也不是他的男孩。

说来操蛋,就差了那么一点——故事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们在这儿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喝了点酒,扯了些不着边的笑话,智慧的火花和化学生物学的火花交相辉映,说的通俗点,就是来电得不行。只是这小子对于时事政治的评价根本和他完全相反,他们还争论了一下,这反倒更显出他们之间的吸引清新脱俗了,绝不带有刻意逢迎的虚假成分。然后男孩就带他回了家,两人在那个巴掌大的小公寓里滚成一个球,缠绵得就像早有预谋。

他们拉拉扯扯地进了屋,胡搅蛮缠地倒在沙发上,粘粘乎乎地像在比赛看谁先吸干对方肺里的氧。他们一边相互较量,一边相互配合,查尔斯从头顶拔掉自己的蓝毛衣,而艾瑞克解开皮带,拉下了西装裤中央那条要命的拉链。他们兴奋得像上了发条的青蛙,可以预见这必将成为彼此风流史上的经典一夜。

而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扯下男孩裤子的刹那,有个东西自那小子的屁股兜里掉了出来,那是——反光的塑料外皮无法叫人不注意。我的天,艾瑞克只看了一眼,就停了下来。他的动作,他的心脏,他的呼吸,都停了下来。

哥哟,那是个学生证,可了不得,西彻斯特高中的学生证。

这就是艾瑞克这一整晚、以及这一个月乃至近几年来的最操蛋时刻了。

“你,你是,你特么是,”艾瑞克发现自己连话都不会说了,不过,话不会说不要紧,裤子记得穿好就行,他一边把家伙收拾回去一边语无伦次,“没,没成,你还没成年?”

“我马上就十八了!”查尔斯看着个头不高,腿倒是很灵活,立即把人牢牢地用胯下箍紧,气鼓鼓地狡辩道:“我留过级的,而且我发育得很完全!”

“操你的!”艾瑞克也算是健身房的常客,而没想到查尔斯也是战场上历练过来的,两人扭打在一起居然难舍难分。“你个混账!”“你狗屎!”“给我松手!”“你先松!”

再强悍的后街男孩也不是大叔的对手呀,最终,在惜败时刻,查尔斯挽尊般地吼道:“你他妈敢走试试!”

艾瑞克终于拆开了他的腿,但他也不好过,脸上身上挨了好几拳,屁股上还有个鞋印。他抓起大衣,在空中甩出一道愤慨的风,大门关上的巨响可以为他的心情代言。

和楼道里的回响一起传来的是那句咬牙切齿的“滚你妈的”,以及抱枕和电视遥控器一并被掀到地上的声音。


但这是两码事。

及时停止一项犯罪行为,和看着那小子正和别人卿卿我我,是两件无论从道德还是感情还是别的什么屎的层面上来说都截然不同的事。至少艾瑞克是这样认为的,否则他今晚就不会一直灌啤酒,连有几个小可爱过来搭讪都爱理不理了。

而当那小子勾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脖子,同他一块儿消失在大门外的时候,他只觉得胃里的二氧化碳上不来,憋得他捏扁了手里的易拉罐。


tbc

[返回目录]

评论 ( 15 )
热度 ( 28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