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Friendshit 去你的友谊(9)

warning:觉醒。


(9)

红灯没完没了地闪烁,警车故意鸣着笛,拖着长音,大摇大摆地逐渐驶远。耐着性子打发走这最后一批警察,查尔斯才终于放松下来,近乎脱力地靠坐在椅背上,体验着风吹凉冷汗的糟糕感觉。

他松了松领口的纽扣,红痕狰狞地烙在那片皮肤上,可以推理出那玩意痛得有多不合理。这就是哨兵特勤组那帮人所谓公事公办的执法作风,对待变种人绝没有人道主义可讲,他们只会用那种最廉价也是最叫人痛苦的能力探测仪搞上门突击。优点是早就被汉克破解了,很容易就可以让那上头显示出有利于他们的数字,但坏消息是,无论受过多少次,都实在太他妈疼了,永远别想适应那个。

今天他们来了不少人,针对那堆鸟类的不幸对他们进行了轮番盘问。爱护动物,草菅人命。

没错,他们的串供无懈可击,而且艾瑞克提供了挑不出一点儿毛病的化名证件。孩子们被汉克带着藏了起来。科学小子在官方档案里头是死亡状态,必要时好用各种掩护身份在各州之间出来进去。至于孩子们,他们就快15岁了,按照法律应当每月到社区体检中心抽个500cc的血存进变种人成长档案,但是,当然,他们没去,所以拿不出通行证来,只好都暂且藏身地下。

查尔斯他们就没这么好运了,他俩得挡在前面。

他们像瘟疫病人一样,被全副武装的医护和执法人员摁在地上。针尖刺入,眼前一黑,随即那些好不容易逐渐苏醒的神经再度麻痹,陷入沉睡。他们很快意识到,普通的镇定剂绝不会让人有这种感觉,真精彩,公然给他们打违禁药品,美其名曰“必要防御”。

药物流经血管,如一支行事残暴的游兵突然潜入村庄,沿途烧杀抢掠,对手无寸铁的平民毫无同情可言。

艾瑞克暗自心惊。他已有很久没受到过这种待遇了,因为现在他和查尔斯泽维尔在一起,而这房子曾是被家长举报过的泽维尔天赋学校所在地。这些,都足以成为哨兵特勤组严查的理由。艾瑞克是为他的好友叫屈。

在他身旁,查尔斯的心脏狂跳着,一半因为浑身尖锐的刺痛,一半则是担忧,他真怕自己的老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换做以前艾瑞克一定会那么干,他了解他的个性。

他艰难地翻了个身,用眼睛去寻找,却看见艾瑞克过分冷静地半躺在地,目光也正向他望过来。

一瞬间,他们都看懂了彼此的暗示。

紧接着,艾瑞克弄出了一点动静,在那个胖墩警员路过时将他绊倒,而查尔斯则接近了一个女探员,在她愣神时用脚勾出了她外套口袋里的优盘。声东击西。

当那些人浑然不觉地离开,他们就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艾瑞克把他背到了轮椅上,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他们把地下室的暗门打开,告诉孩子们没事了。而汉克惊讶地接过优盘,看着他们感慨了一句——“宝刀不老啊。”

他们都笑了,一时间恍惚回到了从前。


Friendship疗程被这场突袭打断了,数字曲线跌底,又回到了原点。查尔斯暗中庆幸,艾瑞克则只字不提。

汉克的黑客工作进展缓慢,相比而言,他们的操场倒是有模有样了。

最近一周,艾瑞克已经可以运用能力驾驭不少工具了,锤子,铁铲,甚至推土机,这分担了一些工作。皮特洛也是个好帮手,上次的事件好像也令他成长不少,近来都不大捣蛋了。

查尔斯则重操旧业,他出色的教育学修为给了孩子们很大的帮助,今天,他甚至开始试图进入旺达的内心世界,引导她逐渐放下恐惧,尝试和能力合为一体,而非被其左右。


“我们得保护她。”

那一天,艾瑞克来到书房,郑重地与他约法三章。

“要想孩子们不被关进监狱,只有让他们隐藏能力。”艾瑞克对他说,“只有你能教他们控制自己。”

查尔斯有些受宠若惊,但他不确定自己可以,他怕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见过你是如何引导艾利克斯他们的,那个时候你也没有进入他们的脑子,而用的是智慧。智慧是不会随着能力流失的。”

“好吧,或许可以试试。”查尔斯回视他的老友,“那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

“不用任何事,我的朋友,”查尔斯期望地注视着他,“仅此一件就够了。”他低缓的话音极有分量地在二人中间的空气中降落,“做艾瑞克兰谢,而不是万磁王。”

艾瑞克微微一怔,双眸中浮出了浅淡的笑意,“我的朋友,”他幽默地回应,“我以为我没有带头盔来就已经表明了诚意。”

查尔斯却没有放过他,他透亮的眼珠盯着他,那力道能够击穿所有虚伪和粉饰。“我要你的承诺,艾瑞克。”

“好。”男人主动伸出了手。他们在明亮的窗前紧紧相握,像一对彼此依赖的同伴知交,“我向你承诺。”


动荡渐渐安宁,那是旺达墨星一样的眼睛。查尔斯的话音令她心绪平静,她闭上双眼,逐渐打开了思维的殿门。

查尔斯的能力尚不足以承担深入的精神交流,他能做的只是释放一些暗示,帮助她消解紧张感。

旺达的精神世界像一片火红的花园,开满了馥郁的玫瑰。她正漫步其中,享受着被花海包围的快乐。

美丽的东西总是极具感染力的。她的对面,查尔斯的双眼静如深湖,两盏烛火忽然自瞳底燃起,闪烁着掠出水面,即将变成凶猛的野焰。

这时,野焰熄灭了。查尔斯扶着额头,说了一句“今天先到这里吧”。


门关上的一刻,一阵电流卷过他的心脏。他睁大了眼睛,看见了一地斑驳的碎影。在那里,棱镜迅速拼合,逐渐形成完整的画面。

他看见了艾瑞克,还有他自己。


( 夹层内容见微博,完整章见随缘居 )


地下实验室中,一串串代码在屏幕上飞速滚动,突然滚动跳停,弹窗上显示出一行密码。

汉克转动转椅,立即将密码敲进了另一台电脑里。

文件夹被打开的一刻,无数档案映入眼帘,在屏幕上层层叠叠地铺开。他很快就从中找到了查尔斯的档案,还有艾瑞克的,甚至还有死去的达尔文和安琪儿的,当然还有“已故”的他自己的。

他迅速浏览,心跳得快极了。有了这个,他们就能联系到几乎所有的变种人同胞了,或许还可以共同接受药剂治疗,一起恢复能力。

他兴奋极了,真恨不得现在就告诉朋友们这个好消息,直到屏幕停在了瑞雯的界面。

他几乎是屏住呼吸往下拉的。

那上面详尽地记录了她自出生起发生的一切,她的基因资料,和她每次出入各州的行动记录。

那张纸的最后,写着这样一行:现供职于哨兵特勤组。


tbc

[返回目录]

评论 ( 3 )
热度 ( 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