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Friendshit 去你的友谊(5)

warning: 科研什么的都是胡扯的(=゚ω゚)ノ重申一下,卖惨是为了更好的贩huang (不。


(5)

深蓝色的液体定量地注入溶剂,二者温柔地混合,成为与预计相符的形态。带有编号的器皿逐层取出,按照顺序依次排列,最终存入药架,收进柜中。

大大小小的容器里封装着不同颜色不同透明度的制剂,柜体和长桌又如博物馆般排列,规模之大,一看就很违法。

最夸张的是,最里面的房间内还停着一架半成品飞行器,飞行器旁还有两座大炮似的玩意儿。

而这些都是属于汉克的杰作。

汉克麦考伊,今年也二十好几了,这会儿他有些心潮澎湃。他隐隐觉得,这趟请艾瑞克兰谢到这儿来,将会是他此生最引以为傲的决定之一。他兴奋地想,或许他们甚至会就此改写变种人的命运也说不定。

科学男孩胸中燃烧着斗志的旺焰,他沉浸在工作中,连有人推门而入也没有注意。

“需要帮忙吗?”艾瑞克冷不丁地出现在他身后。

“嗬,你吓了我一跳。”汉克是坐着的,否则真的会跳一下。

艾瑞克四下望了望,然后摊了摊手,指出他的安全漏洞,“你没有锁门。”

“对,我们很久都没有访客了,”汉克顿了顿,有些感伤地说,“你知道的,教授自从打了cure之后就再也没走进来过。”

“然后你就开始研究这个。”

“嗯,然后我就开始研究这个了。”关于那段生活,汉克不愿过多描述,他只是一笔带过,然后故作轻松地说,“艰难的日子总是会过去的,后来研究工作就渐渐顺利了,教授的情绪也逐渐稳定。”

“那么,关于查尔斯的药物副作用,”艾瑞克迟疑了一下,“我想知道得更详细一些。”

“呃,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汉克也感觉到这个话题的尴尬之处,“我所知道的也不算多。”

这个回答显然无法令艾瑞克满意,他伸出手,略带重量地拍在了年轻药剂师的肩膀上,“首先,查尔斯不在这里,你不必觉得难为情。其次,对待病患,我们应当拿出医生般的中立客观。再次,作为即将成为你的第二支样本的我,有立场也有责任知道这个。以及最后,如果我和查尔斯结婚,我们将互为监护人,那么对我你就更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你果然是有备而来啊,”汉克无奈地摇了摇头,“教授警告过我要提防你,足见他的建议是正确的。我根本没法反驳你,分分钟就被你说服了。”

“那是因为你知道我说的是事实。”艾瑞克坐得端正了些,甚至从怀里掏出了一支钢笔。

“好吧,”汉克终于投降,“我都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答应我,遇到关键词就用叉代替,否则要是教授看到他会杀了我的。”

“当然,我理解,”艾瑞克咬开了笔盖,在纸上记下了第一行,一边道,“我还是两个未成年人的爹呢。”


清晨,当查尔斯最后一个出现在餐厅门廊时,所有人都发出了赞叹的声音。他用心整理过的头发乖顺地贴在耳后,胡须也消失不见,就连眼窝下的青痕也褪去了几分,双目泛着春湖一样的光,有神地、带笑地,和孩子们打招呼。

他一夜之间仿佛年轻了十岁。

“你今天的状态看起来好极了,”艾瑞克恭维般地给他倒了一满杯橙汁,“和你相比我简直像个糟老头。”

“少来,”查尔斯笑起来,无不幽默地回敬道,“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之中更像阿玛尼模特的那个是你。”

棒极了,这句玩笑话给他们的第一天开了个好头。

做完基本的身体测试,汉克拿来了几个模型,试探如今他们残存的能力还剩几分。他建立了许多指标,层次复杂,结果出得倒挺快。从数字上看,艾瑞克获得了13分,而查尔斯仅得7分。

根据cure泄露的数据,受到治愈的变种人能力值一般在10至15之间,查尔斯显然过低了。这或许是长久以来的药物依赖和失眠困扰导致的。艾瑞克鼓励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而查尔斯点了点头,算是对老朋友好意的回应。

然后,重头戏来了,汉克端来了两枚针管。

“安全起见,”他说,“我要把你们分开,以防你们之间的药效相互干扰。”

“好的。”
“不行。”

汉克诧异地看着持反对意见的男人,而查尔斯睁大了眼睛。但对方毫不在意,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你的评分也可能受到主观意识的干扰,”他说,“多一个人的意见更能保证结果的客观性,相信我。”

艾瑞克的话意在说服汉克,眼睛却盯在查尔斯身上。而汉克,显然知道自己的意见从来不是占主导位置的,犹豫地等着他俩。

“你得知道,艾瑞克,”查尔斯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说了下去,“我没法保证自己不伤害到你,我会进入你的脑子,和几年前我们在操场上所做的截然不同的是,这将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汉克也需要保护,你也需要。”艾瑞克用坚定的回视给了他答案。而查尔斯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位老友身上总有一种力量,它总能轻易地就让他投降,让周遭的所有人服膺。“这儿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全在这儿了,”他说,“我们得彼此照看。”

查尔斯没有应声,但他戴上了脑波探测仪。“就来吧。”他哑着嗓子,一面卷起了衬衫的袖口。露在外头的小臂线条绷得紧紧的,他在握拳头,握了两遍又松开,像是为自己打气。

和他鲜明对照的是,此刻艾瑞克的眼神近乎阴沉。

他像是回到了四年前,被困住手脚囚禁在全无金属的塑料牢房里,他怒吼着,挣扎着,颤抖着,接受了有生以来最具恶意的酷刑。

他几乎还能回忆起耳边嘈杂的人声,刺耳的轰鸣,以及最后睁开眼时,望见的华灯绚烂的雨中柏林。

他在泥泞的道路上伛偻前行,剧痛令他无法挺直腰杆,也剥夺了他直线行走的能力。一辆疾行的黑色轿车向他冲过来时,他以为这就是他最后的宿命。

一个昔日能操控钢铁的人,死在一辆轿车的轮下,一定可以上个小报的头条。
但他没有。

一个尚不满十岁的孩子救了他。皮特洛。他只是觉得脑袋一晕,人就站在了墙根下,距离路口几十米外的地方,眼前只有个孩子。

确切地说,两个孩子。

所以,的确不是他捡了皮特洛,而是皮特洛捡了他。
这就是他之所以活下来的全部原因,这也是他要继续活下去的欲求的源头。

而此刻,他目光中的浓云逐渐消散,变得宁静又明亮。

手臂上传来一阵细小的刺痛,他平静地看着,那儿有一块皮肤被画上了记号,一管湛蓝色的药剂正缓缓推入。他望了一眼身旁的好友,那家伙紧闭着嘴唇,眼睛微阖,好像在等待一场梦靥降临。

好吧,他垂下目光看自己的手,就让我们等等看,它,会不会回来。


与此同时,汉克在一座显示着巨大波形图的荧幕前推了推眼镜,手指快速地敲进了一行字。

Friendship:Day 1。


tbc

这章写完感觉自己有点酷

[返回目录]

评论 ( 8 )
热度 ( 1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