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不规则炮友关系(5)

warning:下棋是大招,反正就是撩。

(5)

这奇怪极了。

一小时以前他们还像劲敌似的,站在名为尴尬的桥梁的两端剑拔弩张,此时竟冰释前嫌,像其他餐桌上谈笑风生的朋友那样交颈言欢了。

在这条寒风刮紧冷雨敲窗的街上,这间咖啡店宛如温暖的故乡。柔美的小提琴乐,书籍交错的装点,和红褐色石砖墙上一张张百年前留下的黑白快照,让眼前的一切真实美若梦幻。


而最美的事物正坐在他的对面。

查尔斯有着丰富的学识,他十分健谈,没有他无法接棒的话题只要他想。他充满生气的脸,像从未有过什么忧虑似地那么欢快,在他面前,一切故作深沉和老气横秋都显得浅薄和无聊。

他们意外地发觉彼此之间颇具相同之处,一路从冷兵器时代的战马饲养管理聊到了红酒与咖啡在烹饪方面的应用问题。然后不知怎么回事,他们不知不觉预约了很多对方的空余时间,摘草莓,赛马,看球,甚至还有观摩机器人创新大赛这种只有查尔斯才搞得到票的事。最后,也最夸张的是,他们摆开了阵势凝神屏息,下上了多年来都未曾遇上过对手的象棋。

艾瑞克习惯下棋时一言不发。查尔斯则偶尔调笑,双关语的俏皮话简直妙不可言。

咖啡馆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室内的温度上了一个台阶,玻璃窗也渐渐布了一层雾。查尔斯脱了外套,袖子半卷,手肘撑在膝盖上略微前倾,对待游戏无比虔诚。

艾瑞克觉得,查尔斯思考棋路的样子像个中世纪的贵族。瞧呀,他波浪的褐色头发从他漂亮的额角往后梳,一直修剪到他耳朵下面,和他穿的紫丁香色衬衫的领子相齐。世人总说美得无法形容,这种怠惰本身就是对美的冒犯,艾瑞克可以不分昼夜地赞叹他,直至搜索枯肠废寝忘食。

与此同时,他分出百分之一的思想考虑着另一个可能性 : 他与查尔斯之间,炮友之类的关系或许远远不如朋友来得合适。

他被这种想法陶醉了,一边陶醉一边心碎。


查尔斯皱着眉头,精灵般的蓝眼睛望着他,“你是在故意输给我吗艾瑞克?”

“抱歉。”艾瑞克垂下目光,低沉的嗓音绕过双手搭出的塔尖顶端而来,“无意冒犯,是我分心了。”

“哈哈,饿了吗我的朋友?”他们一下午只吃了一点咖啡和松饼。

“不。”艾瑞克将手放了下来,垂置在两腿间。“我得说,没人能面对你毫不分心,况且有什么美食能比一个高竿的对手还要吸引人呢?”

“噢,艾瑞克,你可真是……”查尔斯想憋住,努力再三却还是吃不住笑出了声,他的眼睛埋在手心里,波动的心绪令他微微摇了摇头,“够了,”他抿着嘴克制住笑声,“艾瑞克,真的够了。”

“两盘都是和局,”艾瑞克不愿让这一下午的努力白费,于是将话题转回了棋盘上,“换种结局也不坏。”

“和局没什么不好,这说明我们棋鼓相当。”查尔斯洒然一笑,好样的,又是一句双关语。

“也说明我们谁也无法令对方改变。”艾瑞克也意有所指。


短暂的沉默。


“或许,我已经改变了,只是我们谁都没意识到。”查尔斯的眼中有些茫然的,危险的东西在闪烁,这足以令艾瑞克眩晕了。“我喜欢和你交谈,我是说,毕竟我很少与什么炮友交谈的。”

如果这番话是将艾瑞克抛上云端的话,接下来的这一句就是将他送入地狱。

“也许我们从来就不该做什么天杀的炮友,我喜欢你这家伙,我们为什么不干脆忘掉这一茬儿,就单纯地交个朋友?”

艾瑞克真不知是该惊叹知己这东西,还是该诅咒它了。

“是的,的确,不能再同意了。”艾瑞克机械地附和,实际脑中一片空白。

这下换查尔斯说不出话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么句话,到了这一刻他总算明白了,他那么说似乎只是为了听到艾瑞克的立即否定。

一时间,两个人皆希望落空,陷入死寂。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是查尔斯的手机。他没有理由拒接这个电话,艾瑞克更是在与他四目相接时做了一个并不介意的手势。

“喂。”他干巴巴地冲电话那头道。

“嘿亲爱的!你和大老二先生搞在一起了吗?”

蕾雯的声音可真大,吓得查尔斯连忙捂住听筒,噌地站起来就往外跑,一面暗暗祈祷艾瑞克可别听到什么。

“你搞什么鬼!”他一溜烟奔到了门外。还真冷,这雨下得没完没了似的。

“关心你一下嘛,干嘛呀这么不近人情。”

“行了别扯,没事我就挂了,忙着呢。”

“别呀别呀!”蕾雯难得肯这么快亮出底牌,“我和汉克和好了,他今天太可爱了,哭唧唧地跑来求我原谅,超好笑!我觉得我是没法抵抗啦,内个,所以,今晚你就别回来了,给我腾个私人空间呗?”

“什么??!”查尔斯差点握不住电话,他赶紧吸了几口冷气,顺了顺呼吸,总算没有七窍生烟气绝身亡。“好吧,”他用近乎冷酷的声音说,“不许污染我的沙发,想都别想,地毯也不行。”

“啊啊!你想到哪去了!”蕾雯尖叫。“你的思想真龌龊!我不爱你了!!”

“我也爱你。”查尔斯最后说。


挂掉电话的一刻,有个温暖的东西盖到了他的肩上。是他自己的毛外套。再转身,就看到艾瑞克举着伞撑在两人头顶,表情有些怪。

“抱歉,我无意听你讲电话。”

他说这句话的样子,就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可惜他是陆战队的,又不是文艺兵,演技不到火候。


所以查尔斯迅速筛查了一下自己刚才是不是说漏了什么。

然后他就笑了,又是那种快乐的、天使般的笑靥,“是我妹妹蕾雯。”

他在高兴什么?

他又为什么要解释?

艾瑞克点了点头,没有疑问,照单全收。

他如果是个朋友,也是数一数二的体贴了。“进去吧,小心着凉。”艾瑞克真是有一把能安定人心的好嗓子,“还是你想换个地方坐坐?”


“既然我们决定只是朋友了,”查尔斯的话听不出语气,“今晚你那儿方便借宿吗?”

tbc

[返回目录]

评论 ( 7 )
热度 ( 1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