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mour secret
Powered by LOFTER

【EC】不规则炮友关系(2)

(2)

查尔斯的选择永远不会出错。

他只挑最好的,无论是情人,还是幽会之地。查尔斯从来只在四星级以上的酒店里欢爱,最好对方措施完备,技术良好,且最好——经验老道,这样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艾瑞克好像是一个完美的对象,除了一点:他好像不太主动。

他们此刻坐在地灯朦胧的沙发上,聊了一些偶尔夹带荤段子的俏皮话,气氛刚刚好。他以为这里该有一个吻了,然而并没有,查尔斯有些疑惑了,他把自己装扮得如此完美,对方不应该这么君子风范的,二十多分钟过去了连一次牵手都没有,这实在有够匪夷所思的。

他不得不频频抬头,从对面玻璃橱柜的倒影中确认自己今晚的表现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你喜欢那个?”艾瑞克显然会错了意,此时离开沙发站了起来,走到了橱柜面前。那里有一些还不错的葡萄酒,自然和查尔斯的珍藏没得比——艾瑞克并不了解这一点。他绅士地开了一瓶,注入漂亮的高脚杯里,然后端了过来。他的腰窄窄的,讳莫如深地藏在老式的宽边皮带里面。吝啬之极。

查尔斯摸着下唇,笑盈盈地打量着他,“很好的服务,只说感谢怕是不行了,”他的指尖离开了润红的下唇,转而擒起了一杯酒。葡萄红的挂壁留不住他的注意力,很快他就重新将眼光抬了起来,“我得想想,要给你多少小费才够。”他的眼中好像有一座海湾,季风就要来了。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艾瑞克仿佛被那阵风吹动,一只手越过他们之间的距离,抚上了查尔斯的袖扣。艾瑞克手指修长有力,拆袖扣难不倒它。恐怕拆枪也是难不倒它的。

这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枚,可以进行下一环节的信号,查尔斯迅速领会,第一时间倾身捕捉那双线条冷硬的唇。

“别着急,我才应该是主动的那个,”艾瑞克的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姿势色气,这让查尔斯更恍惚了,连发问声都像酸奶浸泡过的豆子,“为什么?”

情人的气息吐在他的耳边,“因为你的美无与伦比。”

这句情话土掉渣,诡异的是当它从艾瑞克嘴里吐出来,就被赋予了百老汇一般的优雅迷人,这也许抵得上一些好诗了,查尔斯想,然后他思维活跃的大脑突然当机。他得到了一个吻。

严格说来这根本不能算是吻。艾瑞克的嘴唇轻柔地覆上来,如青春期里那种校园舞会上的华尔兹,温情礼貌,但没什么情色的部分。它像缓缓流过的平静的湖泊,浸润了名叫查尔斯的漂亮石子。这就是了,就是现在,应该有暗涌的浪潮将查尔斯向前推进,推至汹涌的汪洋大海。

然而,并没有。

湖泊的两岸变换风景,却毫无涌动的意思。这感觉不像激情释放,而是在用黑色绒布慢慢包起一块夺目宝石。查尔斯的唇就是那块宝石。

宝石跌落是不被允许的。每当查尔斯想要更多,流连在他下巴上或者耳后的手就会适时将他们分开一些。看来今晚的情人喜欢玩这种浅尝辄止的游戏?那好吧,看你还能忍多久。查尔斯一边激起了雄心,一边又有些说不清的感动。或许是因为他很久没被这样对待过了,他习惯了直奔主题。

查尔斯享受(or忍受)着这番温柔的对待,同时狡猾地伸出利爪,向下探寻。艾瑞克的深色牛仔裤质地粗糙,这让他想起物业电工他们的装扮,听说老兵退役了以后不少人都会去干那个的,或许艾瑞克戴上那种橙色的安全帽还挺帅。他这样想着,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艾瑞克察觉了这一点,突然变换了攻势。他的舌头就像他念头的坚决执行者,突然冲出堡垒,对那片肥美的敌国土壤长驱直入。

这吓到了查尔斯,好的那种吓。他终于在清爽的须后水之外尝到了些别的东西了,美酒的残香,混合着金属和薄荷的性感体味。

“你尝起来就像什么精密仪器,艾瑞克。”听到这句话,艾瑞克的眼神黯了三分,他发觉查尔斯的手忽然跳过了大腿的部分,从膝盖直接滑到了关键部位的拉链上。

艾瑞克忽然停下了一切动作,“抱歉,我该先去洗个澡。”他低沉的声音就像冬季的戈壁。

“这没什么好抱歉的,我的朋友,而且不洗澡也没什么关系,我喜欢随性一点的,不必事事按部就班。”查尔斯又露出了迷人笑容,他想为他解开拉链,顺便看看那儿藏着的野兽究竟鼓胀到了什么程度,可惜艾瑞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与之相反的是他灵巧的舌头再次钻入查尔斯的口中甜蜜地纠缠,他在他错乱的呼吸中说:“我们会有一个难忘的夜晚,相信我,查尔斯。但在这一切之前我得先洗个澡,好吗?”

“当然。”

说完这句话查尔斯就后悔了。他看了眼自己不成体统的下身,决定要做点什么挽回尊严。

然后上帝帮了他。

没几分钟艾瑞克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嘿,我们的莲蓬头好像出了点故障。”

查尔斯别有用心地敲了敲门,“我可以进来吗?”

门从里面打开了,艾瑞克衣着完好,只脱了袜子,教人失望透顶。“调温度之前要先拉下闸门,就是这个扣子,往上拎就对了。”然后艾瑞克就照做了,水忽然从顶上洒下来,把两个人都浇湿了。

所幸艾瑞克反应够快,关得及时,并没造成什么后果,最多牺牲了点发胶,至于衬衫上的水点,查尔斯相信那很快就会干的,几分钟的事。

所以他把湿淋淋的额发拢回去,大笑着说:“你得好好反省自己了艾瑞克,我一会儿可不会轻饶你。”

他被整个抱住了。艾瑞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将人拉入怀里,这可真是整晚发生过的最辣的事了,他被按在了墙上狠狠亲吻,这可不是什么华尔兹。艾瑞克的力气可真够大,握着他的下颌让他无法再将嘴闭上,唯一能做的就是接纳。艾瑞克技术一流,动情无比,迅速扫空他唇舌上的津液,抽干了那儿的氧气。查尔斯心如擂鼓。他一面轻呼出声,一面忍不住期待失控的情人可以将他剥光,就按在这面墙上,在这面该死的墙上扒掉他的裤子就干进来,干得他失去呼吸。

然而今晚发生的所有事都似围绕着同一主题:事与愿违。

“我很抱歉,查尔斯。”艾瑞克猛地清醒过来,连忙松开了他,退到了礼貌的距离,“我真该死,对不起。”

然后硬得发疼一脸蒙闭的查尔斯就发现自己退到了门外,浴室门在他面前无情地关紧。

tbc

[返回目录]

评论 ( 15 )
热度 ( 197 )
TOP